月白

机械和神明的对抗

Winter Sprinkle

*cp为先机

*小短篇

*是刀?


在我心中,他们有千千万万种相遇的方式,这次或许是在一个孤独的雨天,一个陌生人相遇的瞬间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唰——唰唰唰——



是雨。



丝丝地,滴滴答答地,夹杂着风。



冬天的雨无比冷彻,阵阵寒风将雨水刮到人们身上,不大不小地溅起了朵朵水花。



街上是如此的冷清,灯火已经熄了大部分,只有一点在隐约地闪,除了几个稀稀落落的人影和伞花,街头再也没有其他热闹的气息。




好冷啊,口都能呼出冷气,雨水似乎能渗透入人都心。没有月亮的夜晚,一个人走路都没有了方向。一个少女穿着单薄的衣裳,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,双手捧在脸旁,似乎是在用手哈气取暖,又似乎是在擦脸上的眼泪。



这种天气,其实该下雪才对。下雪了眼泪就流不出来了,或许会好受一点。如果下雪的话,心就被冻起来了,就不会像现在那样碰碰地跳着疼。可现在下的是该死的雨,冬天的雨水真的又好冰好冷,冻到她快哭出声了。



好害怕,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,其实自己哪里都去不了。那么羸弱胆怯,现在就只会无助地哭个不停。可是如果不哭的话,她连该干什么都不知道。现在她是不是该庆幸,起码知道那个信息之后,是一个哭了也没有人看到的雨天?



冰冷的雨水直直打在身上,现在全身冰凉,手脚都快冻僵了,身体就像自己最爱的机械一样,失去了人的温度。其实机械真的很好,没有感情,也不会受伤,不像人一样那么脆弱,轻轻一碰就碎。如果自己和父亲都是机器人就好了,可以永远生活在一起,就没有那么多该死的烦恼和痛苦了。



少女渐渐闭上了眼睛,寒冷和痛苦已经让她呼吸困难了,只能在冬夜的街上自己抱着自己取暖,口和鼻子呼出的气让人窒息,身体好像开始渐渐发热了起来,太好了……暖起来了……少女的眼神迷离,脸上开始出现红晕。



如果能有避雨的场所就好了…现在身上只有几枚硬币,没有住所能住得起。家里又已经被奇怪的人占据了,根本回不了家…不对不对,从父亲出事那一刻起,她就已经没有家了。少女开始无助地跑了起来,跌跌撞撞地,稍微…有个能躲雨的地方就好了…!



没有什么王子降临,神仙送伞的情节,这些本来就是骗人的鬼故事,只有那贪婪的人性是真实的。跑着跑着,她狠狠地摔了一跤,似乎全身都被砸疼了,趴在地上小声呜呜地哭,雨水快要把她淹没了。脸上布满水,或许只有那些许温度才能辨别是泪还是雨水。



啊……!是街边的电话亭!少女抬起头刚想摸一下脸上的液体时,无人的电话亭在孤冷的夜里显得额外突兀。她忍着身上骨头的剧痛,慢慢地爬了向电话亭。电话亭是个小小的密闭空间,可以躲雨,或许还可以睡一晚上。她打开了电话亭的门,里面的温暖差点让她喘不过气来,原来还是有温暖的地方的。



电话亭……少女坐在地上,抬头看着那个固定电话。突然好想找一个人说说话,无论是谁都行,只要说说话就行,她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,无比渴望地看着电话。好冷啊……如果能说话就好了,不然她快憋死了,太孤独了,真的会死的。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没有朋友,习惯了孤独,其实只是因为那时还有父亲陪而已。




她拿起了手中仅剩的几枚硬币,投了进去。反正也没有多少钱了,这几个硬币可有可无。身上的水滴滴答答地,不一会儿地面就湿透了。少女的手颤抖着,胡乱地按下了一串号码,电话开始嘟嘟地长鸣,她突然又害怕了起来,害怕和外人接触,想要关掉它。




『……喂?请问你是谁?』电话还没被挂断,对方已经接听了,是一个男子的声音,听起来还很年轻。少女被突然的声音吓到,用手捂住嘴小声的抽咽,眼泪又不自经地流了下来。她好像…很久没有和别人说过话了。



『……怎么了吗?你…没事吧?』对方似乎听到耳边传来的雨声和抽咽声,不禁关心道。特蕾西狠狠地吸了吸鼻子,尽量用正常的语气对对方说道『……对不起,打扰了,我打错电话了…』还是不要胡来了,打扰陌生人的生活。



『……嗯?没事哦…你好像很不开心?如果不介意的话,可以找我倾诉』对方似乎对女孩子哭很是苦恼,却又不知如何安慰,语气有些着急。『你是在外面吗?那么晚应该早点回家。』接了电话的伊莱试着建议道。




『……!??』听到『回家』两个字,特蕾西身体狠狠地抽搐了一下,眼泪又控制不住地滑落。伊莱听到对面雨声越来越大,那个女孩子却不再说话了,只听到声音从开始的小声抽咽,到越来越大声的哭泣,混合着杂乱的雨声。那个少女渐渐地哭的肆无忌惮了,吸鼻子的声音也越来越大。只有越来越狠的哭声,她应该非常非常难过吧。伊莱听着对方的哭声,内心也纠缠了起来。但他没有说话,只是在静静地听她哭。



『……对不起…对不起…!』少女似乎哭累了,哭声开始渐渐变小了,声音还混着呼吸的抽咽,特蕾西握着话筒,摸着眼泪哭道。在别人前大哭一场似乎让她的内心舒服了一些,起码没有大石甸甸的感觉。『没事,……你舒服一点了吗?』伊莱试图想关心这个与他毫不关联的少女。一个人在街头哭,该有多难过。




『……别哭了,你是失恋了吗?』伊莱小心翼翼地问道。在他的印象中,似乎没有别的能让一个女孩子大晚上在雨天跑到街边哭的理由了。如果能知道对方伤心的原因,可能他能给点帮助。




『……噗嗤』听到对方的问题,特蕾西忍不住笑了一下,如果只是单单失恋就好了,那样起码还能回家,过了一些日子又变回正常了。可她并不想对陌生人说实话『……对,失恋了。』特蕾西吸了吸鼻子,认真地回答道。




『……』伊莱开始有些慌了,他没有什么感情经验,连哄女孩子都不会。『别伤心了,回家好好睡一觉,明天会更好的。』他试图哄对方『女孩子还是不要乱跑了,感情的事情我也没法干涉,不过我希望你能开心起来,要好好保护自己,晚上很危险的。』




特蕾西突然发现,自己胡乱按的号码,接电话的陌生人竟然像个好心人,没在意自己的胡闹,还在安慰自己。握着话筒的手似乎能感受到对方传来的温暖。『……谢谢你,不用担心我了。』她狠狠地吸了一口气,挂断了电话。电话亭外雨还是下那么大,还有细风吹进缝隙里。她看向那些灯火通明的房子,无声地笑了笑,突然有了活下去的勇气。




先好好睡一觉吧,明天会好起来的。虽然身体还是那么冰冷,但陌生人的关心还是给了她一丝微微的光亮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有些时候也思考过,小特究竟怎么挨过父亲出事的时光的


突然心塞的产物


啊啊啊有、小激动鸭!

我…我cp站在一起了呜呜呜呜

我不管,这就是糖呜呜呜呜😭😭

『先机/占机』呐,你是不是迷路了?(下)

*cp为先机

*夜行枭*小红帽

*一个发生在不归林的故事

 *☞

『不可以哦,小姑娘。』伊莱的眼睛带有笑意,任然握住她的手『要是放开了,你说不定就会跑掉了。』


特蕾西开始沉默了,这个青年让人摸不透,虽然她从来也没有看透一个人。『我开始觉得你是个人贩子了。』特蕾西有些没好气的说道。



她觉得现在真的是糟糕透了,不止迷路和饥饿,还遇到了一个"热心"的人,被他牵着走。那温暖的笑容,对她来说有些刺眼。不应该的,这种笑容不应该再次出现在她面前。


『嗯…原来是现在才开始觉得吗?我以为你一开始就这么觉得我是人贩子了。』伊莱自嘲地开玩笑似的说道。『人贩子怎么会来森林里抓小孩子呢?况且你也不是什么天真可爱的小孩子。』伊莱低着头看着她,猫头鹰也在附近边附和边叫。


『……』听到后特蕾西内心有些梗塞也有些生气,想把手抽回来又抽不回更让她恼怒。她在心里安慰自己道,算了算了,先保存体力,等到有机会时再逃离这个家伙。


身旁的少女虽然有些懊恼,但却再也不出声了,像是在和他冷战。伊莱想着自己果然不会哄女孩子,略感无奈地摸了摸鼻子。幸好这里不是什么闲聊的地方,不归林的路都不是正常人走的,崎岖泥泞的很,还要防止地上杂乱的藤蔓。他要一直握住对方的手,避免她又像一个人走的时候频频摔倒。


也幸亏他有天眼,能大老远的看到鹿头的踪迹,带着少女远远避开。不然就凭她那胡乱的走,不出半小时就能和鹿头面碰面了。那样的话,就是另一个故事了。


一路上离野兽的声音越来越远,也没有看到监管者的身影,反而像是在离开这个森林的模样。特蕾西有点诧异,这个人不会是真心想把她带出去的吧…?!


伊莱并不知道自己被这个少女恶意揣测成什么样了,反倒是觉得一路上多个人陪伴而心情愉悦。就连身边的猫头鹰也感受到了主人一改了往日的沉闷。『呐,小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啊?』伊莱眼带笑意的说。


『小红帽。』特蕾西立刻回答,狡黠而顽皮的说道。伊莱瞪了瞪眼睛,为她不假思索而感到诧异,还为她的答案而失笑。他看了看对方一身红黑色的服装,还有那人畜无害的乖巧模样,如果不是亲自和她接触,肯定会被骗…啊,不对,自己刚才就是被这个少女可怜兮兮的表情给骗了。


特蕾西看到那个青年无奈的表情,自己不以为然的怂了怂肩。她的确没有对任何人说出自己的真名,在庄园里自我介绍都是自称为『小特』,对于这些不认识或不知情的人,她不觉得有自报姓名的必要。


『小红帽…?是那个童话故事里的小红帽吗?』伊莱翘了翘眉,用着那略带嘶哑带着笑意的声音问。又是这种扰人心弦的声音,特蕾西捏紧了遥控器,抬头看向青年的发着蓝光的眼睛,一字一字地说道『对呀,所以…你是要来吃掉我的大灰狼吗?』少女的眼睛半眯着,带着笑意,发出了俘惑的光芒,有着不一样的光亮。


伊莱一直自详自己负有定力,至少是名正直的翩翩公子,但他现在只想狠狠地捏一下对方的脸蛋,稍微欺负一下这个顽皮的丫头。没想到对方还是在揣测自己是个坏人大灰狼,凭他二十几年的良好修养,才制止了这个念头。


『我不是大灰狼哦,小丫头。』伊莱还是没忍住揉了揉特蕾西的红色帽子。『我是…嗯…我是夜行枭。』看了看身边的猫头鹰,伊莱突然说道。那么喜欢观察、保护人的,嗯,是夜行枭没错了。


『夜行枭…?不是童话里面的人物。』特蕾西扁了扁嘴,似乎对他的回答不是很满意。『那么夜行枭先生,我们这是去哪里呢?』走了那么久,特蕾西还是没认清路,但对方明显是将她带到安全的地方去了,起码已经开始没有了野兽的嘶叫声。


『带可爱的小红帽立离开不归林。』伊莱仍然握住她的手『这个森林是鹿头的地盘,即使是去看望奶奶也不要再进来了。会有比大灰狼更危险的东西存在的。』伊莱低着头看着她,警惕道。


『鹿头…你认识他…?』特蕾西突然警心大振,这个家伙是什么人?求生者里没见过他,难道是新的监管者?那么,他们现在在去往何处…?


『嗯…也不算是认识吧,我能看见他。森林里的巡逻者,鹿头人身的怪兽,我自己称他为鹿头。怎么了吗?』看到少女突然警惕的模样,伊莱有些奇怪。难道这个少女认识那个怪兽吗…?一开始,他只是把她单纯当作在森林迷路的少女。


『你能看见…?什么意思,机械的力量吗?超高倍望远镜?』特蕾西眯着眼,对他表示了质疑『还没问你,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?』她是从庄园出来置货时迷路的,按理来说并没有走远,而且按庄园主的性格,庄园附近应该都是荒无人烟的地方,防止他人靠近。这个不归林里的确没有人。那么,出现在这里的陌生男子…?


『机械…?不是哦,是神明的力量。天眼让我能看到许多看不见的东西。』提及他的神明,伊莱有些骄傲的摸了摸鼻子。『神明赐予我指引,让我去一个庄园。』


『神明…?怎么会有人相信这种东西。』听到了神明这两个字,特蕾西突然眼睛冷了下来,她有些不屑地冷冷地说道『还介绍你去庄园…?这种东西真的是神明吗?』


『请,不要侮辱我的神明。』伊莱用手揉了揉眉头,安抚自己不要动怒,对方还只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。『神明起码救了我们两个对不对?更何况,我来庄园是有目的的。』


『……』特蕾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那一眼伊莱突然感受到她那看死人的冰冷眼光。『……既然你执意要去庄园,』特蕾西低着头不再看他,脚下扯着野草『呐,你是不是迷路了?』



伊莱突然感到了毛骨悚然,一股寒意从心底传来。少女的眼睛已经失去了光泽,就像人偶般的脸没有了人的气息,说着刚才他遇到她时说的第一句话,却已经没有一直以来的活泼,而像是在邀请他坠入不可挽救的黑暗深渊。



『如果你非要去庄园的话,那我们就此别过吧。』特蕾西突然抽出了自己的手,恢复了正常的表情,一步一步地向离开伊莱的方向走去。『……不过,我可以指一条路给你。』她又补充了一句,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。此时他们已经到达森林的边沿,周围是杂乱的灌木和损坏已久的栏杆,或许他们离目的地很近了。


『…去吧,那里。』特蕾西指着和自己方向相反的一条小路『赶紧走吧。』说完,她急急忙忙地想离开这里,头也不回地转去了她想去的方向。『唉…?等等。』伊莱觉得有些迷惑,他们的对话从哪里她就开始不对劲了?性格古怪又充满未知的少女,现在是在驱赶他?而且这个丫头去的方向……


『好吧,再见了小姑娘。』伊莱还是有点舍不得这个古灵精怪的少女,神明似乎在告诉他他们还会再见面的。伊莱向特蕾西挥了挥手,还想开口时被她打断『再见?我们不会再再见了。』特蕾西扁了扁眼睛,娇小的身影立刻消失在森林中。


应该不会跟上来了吧。特蕾西故意在路上做满错误的记号,如果那个青年偷偷跟着她还相信她的记号,那不过一会儿就能甩开了特蕾西喘了口气,这里是哪里,通往哪里,她再熟悉不过了,这里通往地狱!



那种傻乎乎的喜欢帮助人的男孩子,还是不要下地狱了。


特蕾西凭着自己的记忆,特地走小路回庄园。一路上还是阴森和寒冷,冷风呼呼地响,周围没有别的声音。她用双手扯着红色披风,试图给自己取暖,却怎么也不及那双手带来的温度。


被别人好意对待过,真的会产生依恋的,这是特蕾西一直渴望又害怕的东西,她真的太害怕再次失去了,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没有过。这也是她一直不敢与庄园的人深交的原因,在地狱那里,不应该有感情的,地狱会死的。特蕾西搓了搓手,试图忘记那只手的温度。这种莫名对别人好的人真是太差劲了,特蕾西默默地想,他永远不会知道对别人温柔也会造成伤害的。



不过,自己的欺骗起码能让他离开这个鬼地方,这种性格的人,是不应该去地狱的。他应该好好生活在不知名的角落,而不是被该死的神明骗去庄园。



特蕾西为自己伟大的举动而开心了起来,前面一栋长年失修的大房,一个据说经常闹鬼的地方,就是庄园的住宅,人类的"家"。或许艾米丽和艾玛已经做好饭了,她不应该让她们久等。遥控器也能修好了,想到这里,特蕾西加快了脚步,全然不管路上带刺的枝条刺痛了她的腿。



『特蕾西,你终于回来了。』玛尔塔站在门口,和她问候了一句『我们以为你出事了。』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想准备去找自己。特蕾西有些感激『没事,出了事我也回来了。』



看着她满身泥泞和污渍,玛尔塔怂了怂肩『行吧,你没死就行,先带你去看看,我们人类有新成员了。』提起这个,玛尔塔有些兴奋『是一个神秘的男性。』



『……』特蕾西揉了揉眉毛,似乎很不想把这个神秘的男性和那个『夜行枭』联系起来,敢情他还是来到这里了?比她还早?不对不对,自己是走小路回来的……


这根本就不对吧??特蕾西气呼呼地走去玛尔塔指引的方向,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大厅里喝茶,悠闲地很。猫头鹰似乎发现了她,拼命飞扑着翅膀提醒着主人。


『…小红帽,你果然在这里。』伊莱看着她气呼呼鼓起嘴巴的模样,走了过去摸了摸她的头『还真喜欢撒谎呢?要不是我能远程看着你的身影,怕不是被你骗过去?』


『……』特蕾西被他说地有些心虚,但还是不服气的说道『你跟着我干什么?难道你真的是偷窥狂?』她不客气地指着他,还躲在玛尔塔的身后。『玛尔塔,他是坏人,是谁让他进来的?』



『他有庄园的邀请函……』玛尔塔扶了一下额头,识趣地离开了这里。『小特,他还挺好的,对我们都挺和善。不要太为难他了。』



我当然知道他挺和善,他对谁都挺和善的。特蕾西扁了扁眼睛,有些不开心地撇开了脸,心里被不知名的情绪占据了。



『小特?』伊莱惊喜地看了少女一眼,总算套到了她的名字。『要不是你走去了鹿头的方向,我还没那么担心你。原来你庄园里的人,为什么要骗我呢?』伊莱有些无奈又担心地问道。这个少女真是不让人省心。


『……我什么时候没骗你了?』特蕾西自嘲地说道,神明的力量那么强大的吗?人类都无法阻止和抵抗,她真讨厌这种无力的感觉。还是说,无论如何,他都会来到这个来到这个庄园吗…?特蕾西闭上了眼睛,既然你那么想下地狱,那我们就一起吧。


『别怕,我会保护你的。』伊莱淡定地说道,猫头鹰嘶嘶地叫着,也在身边附和。他一副已经知道庄园秘密的模样,可能是其他人类告诉的,也可能他早就知道了但他却没有害怕和畏缩。伊莱的声音十分温和『既然我来了,就不会让你再害怕了。』



『以后多多关照,小红帽』伊莱眼带笑意,主动握住了对方的手,人的温度在手间传递。特蕾西再次被他的举动吓到,瞪大了眼睛一时说不出话,手在不自觉地微微颤抖。是她刚才一直依恋的温度。



『才不会多多关照呢,夜行枭先生。』特蕾西有些倔地把头扭开,却没有再次抽出自己的手。『你不要自来熟了。』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好像好久没更过了!

这几天会更多一点的🙏

酒来


 *遇雪系列
 *幸运儿背景+人物设定


他是一个没有名字的人。


从小就失去了双亲,等到自己有意识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人混日子的时间了。


没有很高的教养,没读过书,平时总是在大街小巷里穿梭,也没有什么正规的职业,一整天坐在街边无所事事,是个浪子。


喜欢坐在街边提着小酒,如果偶尔喝上薇拉粮的玉泉会开心几天。喜欢边喝酒边盯着路过的人看,有着放荡不羁的坐姿。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,脏兮兮地却从来不换,喜欢坐在地上看人来人往,并揣测每个人的内心。


喜欢偶尔到街上不冷不热的茶店喝茶,听那个考不上功名的书生莱利讲故事,即使他基本听不懂。喜欢模仿莱利摇头晃脑的看书,即使被嘲笑了也笑嘻嘻的。


有着极好的运气,靠去赌场赌博能让自己活得够体面,平时不需要工作,为此被认识的人称为『幸运儿』


不务正业却基本的职业都会,经常被街上的人叫去顶替工作。但技术不怎么样,偶尔还会帮倒忙。


没有丝毫的武功,却能靠运气在江湖上生活地很好,逃离过几次莫名的追杀。曾经在临死前被神医艾米丽挽回了性命,为了感激她,他经常在街上帮艾米丽采集药材,还会凭自己的运气去危险的地方采药。


最喜欢的事情还是自己一个人坐在河边喝酒,吃上几块软糯的点心,钓钓鱼看看风景。与住隔壁的神棍瑟维有交情。也学了几手准备留着以后赚钱,但好运一直眷顾着他。


自认为没有朋友,是一个空白的人。


会洞察人心,猜测对方的想法。和谁都谈得来,却和谁都不熟。



『遇雪』

第0回

简单介绍一下这系列的文


☆古风武侠风

☆d5全员向


☆cp为先机only,其他人都没有cp❗可以放心食用

   其他全员最多有暧昧向,基本以友情向为主




☆现在更新的基本是人物背景+设定,故事背景,人物之间的过往+现发生的故事




☆以多个短中篇为主

☆想写一个全员的故事,是个巨坑,但我会努力填的






☆会努力去查d5的人物设定,尽量不坑

☆d5游戏中部分角色人设有点黑,这些角色在设定中会有调整

写写最近的计划☆

因为羸弱打字+有各种脑洞的原因

 

想写长篇,又考虑到先机的热度和不清楚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,害怕只写长篇会有短路的时候

 

打算一边写先机的短中篇一边开始码先机的长篇文

 

就是两边都码字就对了☆

 

*一个置顶*

这里月白☆大家可以叫我月白或者白白都可以☆

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


目前沉迷d5

偶尔会混别的圈


*角色:

是无脑特吹+先吹☆他们是世界的瑰宝!

每天只想吹他们俩,不接受任何辱骂和黑他们的言论

目前是d5全员推

*cp:

本命cp为『先机』❗

比较喜欢的☞佣机、傀机,可以接受all机中部分几对

有cp洁癖❗有cp洁癖❗有cp洁癖❗

洁癖很严重,虽然只是个冷cp写手但也不希望见到ky

可以接受监管者之间和求生者之间的部分cp,这些可以杂食

基本不吃任何【监管者✘求生者】的cp,特别是热门的那几个,天雷❗
 不吃除先机以外的任何伊莱cp❗天雷先右❗
 在别的作品吃腐,但在d5基本吃bg


☞其他cp:月莲


*写作:

目前重心在先机上,剧情式写手

一般为清水式写手

短中长篇都会不定期掉落

偶尔会有其他cp的产出

虽然是羸弱打字,但我不会坑!


*其他:

写作是兴趣,写自己喜欢的cp是最开心的事

希望先机能有越来越多小伙伴加入

给我小爱心小蓝手我会很开心!

给我评论我会激动半天



是一个评论狂魔☆

*Hallowmas*

*cp为先机

*万圣节小甜饼❤

 

呲——呲呲——温暖的火堆里木条发出了嘶嘶声音,欢快的火花跳动着,烘烤着暖和的房子。



 

一只胖乎乎的猫头鹰从被挂满了小挂饰的窗户外飞进了房子。它看见了主人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,急急忙忙地飞了过去,因为不谨慎,火花差点就烧到了它的羽毛。



 

『怎么了枭?是想变成这盘浓汤的主角吗?』一位蒙着脸戴着披风的青年看着冒失的宠物,轻笑道。看到小猫头鹰开始气急败坏地扯他的披风,青年才收回了笑容,帮他拍了身上的火花。『所以说,是有客人要来了吗?』



 

猫头鹰被主人顺毛顺地很舒服,乖巧地点了点头。伊莱看着他这副模样,失笑道『有客人来也不用那么兴奋啊?你就是看上了那盘浓汤等不及了吧?』见猫头鹰没吭声,伊莱继续道『这是留给今晚的客人的。要是客人愿意的话就分一点给你。』



 

猫头鹰本在为主人懂他的心意而高兴,结果一听主人这番话就萎下来了,低着头一动不动,用后背面对着他的主人表示抗议。伊莱从冰箱中拿出牛奶和面包屑,将牛奶温热后混着坚果递给了他的小宠物。『那么,去看看是哪位小朋友来我家做客呢?』





 

伊莱将刚刚烤好香甜的奶糕放在桌子上,拿出昨天摘的果子磨成果浆,加了少许冰块和一片柠檬片,轻轻地放在奶糕附近。在桌子旁还装饰了几条挂有小幽灵的挂饰,屋子附近摆了几个发亮的南瓜灯。


 

『啊,还有苹果。』伊莱擦了擦手,对自己房子的装饰挺满意。小朋友来的话,肯定是想吃一口苹果的吧。为此他特地去镇子上挑了几个最香甜的苹果,他将苹果藏在南瓜灯和屋子的其他角落里,嗯,想吃苹果的话要靠自己努力。


 

叮咚——门铃终于被按响,在安静的夜晚里,这轻灵的铃声听起来像欢快的音乐,让人都心情又好上几分。伊莱拿起准备好的各种包装的糖果和饼干,走去开门。本来埋头苦干的猫头鹰也抖了抖嘴上的屑,连忙飞到主人身边。


 

猫头鹰真的很兴奋呢,毕竟是来庄园的第一个万圣节。伊莱本来也不想参与这个节日,但看到求生者们都在叽叽喳喳地讨论当晚的服饰和活动,就连他也心痒痒了起来。或许这是一个能快速加入他们的机会。


 

『欢迎小朋友——啊,是小特吗?』伊莱打开了他的门,看见站在门口的微微发抖的特蕾西。就算她披着她暖和的红黑色外套也抵挡不了夜晚的冷风,小小的模样看起来很容易让人心软。『等等,我去给你拿个披风。』



 

特蕾西白了他一眼,有些没好气的说『傻瓜伊莱先生,我要进来啦,难道你要我一直站在门外吗?』边说她边直接走进了房子,房子里的暖火使她白皙的脸蛋变成粉红色,像个乖巧的小姑娘。

 

伊莱将披风披在她身上,还塞给她一个暖和的小烤炉抱着。『我还以为你是要挨家挨户的要糖果呢,怎么一个人躲到这里来啦?』伊莱问道『怪不得你没穿那些怪异的服装。』


 

特蕾西毫不客气地开始尝起了桌上的奶糕,奶糕软乎乎地香甜的不行,似乎要直接化在人的心里。她舔了舔嘴唇,口齿不清地说『我只是来避难的。』说着把附近的浓汤分了点馋得流口水的猫头鹰『来来来,别饿着了。』


 

猫头鹰开心得噜噜叫并拍起了翅膀,看起来很欢迎他的客人。『什么?你不过万圣节吗?』伊莱有些诧异『庄园主都将红教堂打扮好了,让大家今天可以休息一下,我看庄园的女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个节日。』就连他自己也被带到这个欢乐的气氛中了。

 

『难道你过吗?』这次换作特蕾西诧异了『你不是信仰神明的吗?』伊莱是一名神明的支持者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,而作为信仰机械的特蕾西平时并不是很看得惯他。『万圣节,似乎与你的神明冲突了吧…?』特蕾西一边小心翼翼地说着,一边看向了屋子里充满万圣气氛的装饰,她眯了眯眼睛,闭上了嘴。


 

『小朋友,话没有那么绝对的,把万圣节当作一个快乐的节日过也可以呀。』伊莱笑了笑『所以说,你这个小朋友是不想过万圣节才跑来我这里的?以为我也不过万圣节?避难什么的…』伊莱噗嗤地笑了出来『万圣节有那么恐怖吗?』


 

『不要叫我小朋友…!』特蕾西有些恼怒『我从来都不过这个节日的,鬼怪什么的都不可信…!可是一大早艾玛和玛尔塔就想来着我去打扮…还有不给糖果就捣乱什么的…也太小孩子气了吧…』她越说越小声,到最后直接埋头吃奶糕去了。


 

『……』伊莱挑了挑眉,没说话,反倒是揉了揉她的头发『那就在我这里避难吧,现在应该不会有人来。』他看着特蕾西乖巧地低着头吃着甜点,揉了揉眉。这个女孩子与庄园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,一点也不活泼,大多数时间都是自己默默地坐在一旁弄着她的遥控器。她孤独、胆怯、羸弱,却又很倔强,伊莱从她低着头的眼角,似乎看出了一丝丝寂寞,也许不是不想过万圣节,而是害怕与其他人呆在一起吧。而自己是新来的,对她来说也是融不进集体的同类。


 

『既然你没有度过过万圣节,那么伊莱先生有没有机会和这位小红帽一起过呢?』伊莱看着特蕾西,眼角充满笑意的说道『毕竟,我也是第一次过这个节日。』


 

『……!』特蕾西有些被他伸出来的手吓到,脸稍微红了起来,赶紧一把抱住了猫头鹰,顺顺它的毛『可…可以,为什么要自称伊莱先生啦!』特蕾西的脸蛋有些鼓鼓的『先说明一下,我可不知道有什么习俗…』


 

『嗯?没关系,我已经做好功课了。』伊莱拿出刚才准备的糖果和饼干『那句话怎么说来着…?嗯—trick or treat?』伊莱一字一句地念着憋口的英语。



 

『噗嗤—!』特蕾西忍不住笑了,伸手去拿他的糖果『伊莱先生,这句话不是主人说的,是来访的客人说的…!呜—呜呜,这是什么糖,好奇怪—』特蕾西拿起了糖果的包装袋,看着那些看不懂的英语单词,那爆炸的甜酸感刺激到了她的舌头。



 

『啊啊,那是瑟维推荐的魔术糖,他说这种糖会有种像变魔术的快感,适合在万圣节吃。怎么了吗?』伊莱也尝了一颗糖,口中瞬间是辣椒火辣火辣的味道『哇,这个瑟维——!』他似乎想起了瑟维和克利切一起偷笑的表情。


 

『还好啦,没有幸运儿的黑暗料理恐怖。』特蕾西悠悠地抱起了一个南瓜灯,发现了里面的小秘密『你竟然在里面藏了苹果!』特蕾西像是看傻瓜一样看着他『万圣节的苹果不是藏在这里的…!』


 

『哦?那苹果应该怎么处理?』伊莱挑了挑眉,这个小姑娘刚才还说没过过万圣节…现在表现的好像比自己还懂啊?『咬苹果!听说过这个游戏没?』特蕾西从洗手间捧出了一盆水『把苹果飘在水上,然后尝试去咬住它,就像这样…嗷呜——!』特蕾西熟练地咬了一口苹果,满足地嚼了起来。


 

看着先知有些发愣的神情,特蕾西将他拽到水盆面前,水盆上飘了两三个苹果。『不是想过万圣节吗?这是万圣节传统的游戏。』她指着那些红彤彤的苹果,『你也来试试吧。话说你看得见的吗?』

特蕾西怀疑道。


 

『哼哼,你猜?嗯——这样吗?』伊莱蹲了下来,观察了一会儿,然后一口咬在特蕾西刚刚咬的苹果上『嗯,挺甜的。』他说完擦了擦嘴角,笑着看向了特蕾西。



 

特蕾西被他耀眼的笑容有些恍不过眼,脸感到有些烧,最重要的是她想锤面前这个开心的家伙。『你不会吃别的苹果吗?那个是我的苹果—!』她有些害臊。


 

『嗯?原来不可以吃同一个苹果吗?我懂了。』伊莱没有意识到特蕾西为什么有些气急败坏,反而在认真学习着『话说特蕾西,』他有些认真地看着她,一边把那个苹果捞起来给对方『其实你对万圣节还是蛮熟悉的嘛…』


 

『……』特蕾西听到后突然停下捞苹果的手,低着头看着默默水倒影自己的影子,一动不动了。伊莱看着她的表情,也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去将冷了的果浆温热了,端过来给她暖暖身体。



 

『……谢谢。』特蕾西接过果浆,低着头慢慢地喝着,像个小动物一样。『其实…小时候我还是过过几次万圣节的…』特蕾西突然默默地说,后来怎么就没过了?她没接着说,他也没接着问。伊莱看着她眼睛里藏不住的落寞,突然想到,其实她不是因为不合群而不参加庄园里的活动,而是看到其他人的万圣节的欢闹,想起了以前吧。


 

『伊莱,你有没有听说过,万圣节会有鬼怪出没的?』特蕾西没等他回应,接着说道『在万圣夜的时候,人们的亲人会重新回到现世……』没等她说完,伊莱就瞪大了双眼『等等,你不是不信这些的吗?』



 

『你不是也说了吗?话没有绝对的,其实我这次来找你,不单单是避难…还有…那个…』特蕾西说得越来越小声,下巴都快戳到自己了。看着对方那么难过的身影,伊莱突然很想把这个孤单的姑娘抱入怀里。『好了别说了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。』伊莱小心翼翼地抱住了她,将她完全抱在自己的怀抱里,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。『对不起,刚才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你的心情。』


 

『……!』特蕾西好久没有被人抱过了,一时身体僵硬,头埋在对方的怀里,低声的说道『不…对不起,该说对不起的是我…明明是快乐的节日…我却打扰了你…!唔——!』还没等她说完,伊莱就强势的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,不让她出声。『没有哦,小姑娘,我今晚很开心。本来是一个人过的,现在是两个人,我很开心。』伊莱笑着对她说。


 

『所以,就不要总是觉得自己是别人的负担了。』他把怀里的小丫头抱到沙发上,把桌子上的糖果都塞在她的怀里。『那么,你是觉得我有神明赐予的能力,能让你与亲人见一面,是吗?』特蕾西听到亲人两字,一直暗淡的眼睛明亮了起来『就想和他再说一句话…可以吗?伊莱先生?』她小心翼翼地问。


 

『很遗憾我的能力不能让你见到他,』伊莱用背背对着特蕾西,不敢看着她的眼睛,撒着谎道『不够我可以找他过来,听你讲几句话。』


 

『真的可以吗?』特蕾西听到他的话,几乎跳了起来『爸爸他……真的可以听到吗?』


 

『嗯,可以哦,神的子民从不说谎。我可以用我的神明发誓。』伊莱继续假装摆着阵法,一边道『我可以和你描述一下他的神情。』


 

我的神明啊,为了这个傻乎乎的姑娘,就原谅我一次吧。我现在只希望,能满足她今晚的愿望。



 

『……』先知双手握在一起,摆好了架势,嘴上叨念着不知名的咒语,身上和地上的咒文都开始发出了神秘的蓝光,倒映在整个房子里。猫头鹰兴奋地绕着伊莱飞,特蕾西坐在沙发上看呆了。


 

原来,这就是神明的力量吗?那为什么神明有这样的力量,也不愿意去帮助人类呢?特蕾西一边祈祷一边想,自己不认可神明,其实就是因为这种东西虚无缥缈吧。如果神明能改变发生的事情,那她也会成为忠实的信徒。



 

『那么…可以了。』伊莱假装召唤好仪式,面露些许疲惫,说道。他其实只是显露了一个会发光的魔法,但得装作施展了很多神力的样子。『有什么要说的,就说吧。』


 

『……谢谢你。』特蕾西感激地看了他一眼,连忙走向仪式的中心。『那个……爸爸?』她小心翼翼地对着空地说道『你,你还好吗?』



 

『我…本来不想打扰你的,可是真的很想和你说一些话……!我……真的好想你呀爸爸……』特蕾西说得有些梗咽了,她似乎想尝试抱住那个空气『我……我会成为你的骄傲的……』



 

『爸爸,一直没有好好地很你说再见……再见了爸爸……』特蕾西低下了头,开始小声地抽咽。这个女孩子,可能一直默默抗着,一直没有发泄过吧。伊莱本想去安慰她,却看见了一些看不见的东西。


 

那似乎是一个男人的虚影,模样竟与她的娃娃有几分相似。男人微笑着,摸了摸她的头发,似乎是在说:『我的好孩子。』


 

是神明吗?伊莱默默地想,还是万圣节的传说其实是真的?男人的虚影只出现了一下子,就转瞬即逝了,而特蕾西似乎看不见他,一直默默地抽咽。


 

伊莱本想说点什么,看见那个男人走了过来,一边消失一边说了最后一句话:『好好照顾她。』伊莱看着男人的眼睛,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,让他放心。


 

『好了特蕾西,别再伤心了。』伊莱走到特蕾西身边,抱住了她,温柔地擦干了她的眼泪。『你的父亲说你是好孩子,你听见了吗?』



 

『……』特蕾西听着,抽咽地更厉害了,全身都颤抖着,她抱着伊莱,小声地说『谢谢你…谢谢你……』



 

谢谢你,救了我的人生。



 

谢谢你,你和父亲,都是我的救赎。


 

『好啦别哭了,我带你去庄园逛好不好?买南瓜饼给你吃。』伊莱发现,他真的不会哄女孩子。

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这真的是小甜饼吗?


 

万圣节快乐鸭!

 

虽然是万圣夜的文,但本羸弱一直到现在才写完

 

他们两个真的超棒的,日常吹伊莱和小特

 

『占机/先机』呐,你是不是迷路了? ( 上 )

*夜行枭✘小红帽

*一个发生在不归林的故事

  

——沙————沙沙



黑暗、阴森和阵阵的风声。


——吼————吼吼


不知来自何处的野兽咆哮,森林里时隐时现的幽灵闪光,还有那一直盯着、一动不动的眼睛。


呼吸、潜行,不明的心跳加速,快要蹦出来的心脏,气息不匀的呼声,越来越深的恐惧,身体渐渐发软无力。



白发红帽的少女气喘吁吁,停在森林了的一棵巨木旁,她深红色的手套紧紧握住一支带刺的树枝,身体半弯着休息。或许是恐惧的缘故,她的额头开始冒出冷汗。藤枝弄伤了她的手指,但少女却似乎没有丝毫疼感般,仍然死死握住树枝,像握住救命稻草一样。



走掉了吗……少女蹲在树旁,向不知处的方向偷偷望去,灰黑无神的眼眸没有一丝光亮,纤细的眉却不停地颤抖,她的身体沿着树干滑了下来,坐在凌乱的草丛上歇气。身边野兽的声音依旧不断,还有三两只乌鸦在附近哭叫盘旋。



似乎是刚刚躲过了一场追杀和逃亡,少女看起来很是狼狈。原本鲜艳的红衣被藤蔓划破,她的身上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。也许是胆怯的缘故,她整个人都缩成一团,像是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般。有一丝丝的风吹草动都能让她不安。


但她怀里还紧紧抱着一个像是遥控机器的东西,那东西看起来被保护地很好,发亮的外泽与少女脏兮兮的外表完全不符,可以猜测是她一直悉心保护的宝贝。


该死,迷路了……特蕾西看了看快没电的遥控器,不止地头疼和心慌,胆怯、恐惧、羸弱、无力还有不识路的森林,越来越扰乱她的心绪。



不小心在庄园外迷路了…刚刚运气好躲过了鹿头的巡逻,可自己也找不到回庄园的路了…要是今晚走不出去,可能就要饿死在这里,特蕾西皱了皱眉头。要是遇到野兽和监管者,没有其他人的保护,羸弱的特蕾西可能就要结束在这里了。


娃娃刚才挡了鹿头的一刀,已经残旧了,特蕾西摸了摸遥控器,她只能先把娃娃收起来,若是有幸能回去的话再修理。


若是有律师的地图就好了,特蕾西开始乱想,或许能沿着地图走回去。熟知电机在哪里的她从来不觉得地图有多好用。比较胆小孤僻的她也很少和庄园的其他人交流,比起和其他人聊天,特蕾西选择与机械呆在一块。


只有机械那烦杂的声音才能让人心安。她将遥控器放在耳边,那滋滋的微弱电流声舒缓了她的不安与焦躁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也许是那场事故开始吧,她就不再相信任何人了。比起难测的人类,她选择了机械。


警惕、孤僻、胆怯、羸弱,她身上带着许多与同龄人不一样的性格,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。不过老实说,来庄园的也没多少是正常人。看在特蕾西修机快和对机械熟悉的份上,其他人的态度还算友善。


但也只是单单友善罢了,特蕾西并没有和他们玩得很好,她没有拿到艾米丽的随身急救包,没有玛尔塔的信号枪,也没有克利切的手电筒,现在只能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这里。夜晚渐渐降临,阴凉的风开始阵阵吹响。


必须得回到庄园里去……!!坐着休息了一会儿后,特蕾西挣扎地爬了起来,摇了摇脑袋。那封神秘的邀请函…庄园里的秘密…能够研究出最精致的机器人娃娃…还原父亲…特蕾西的手更加握紧了遥控器,没错…为了父亲…!!!


她无神的瞳孔开始有了些许光亮,虽然两条腿都在颤抖,但一想到父亲,她就有活力起来了。一直以来,父亲就是她的依靠,她的精神支柱,如果没了这个,她可能连活下去的意义都没有了。



附近有脚印…是不久前留下来的…?特蕾西观察了一下周围,发现了一些还是很新的脚印,与森林的荒芜很是不符。这些脚印出现在这个无人的森林里很奇怪,特蕾西在这里呆了一天也没看到过人影,但跟着这些脚印,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。特蕾西用手比划了一下,似乎没有监管者的脚印是这样大小的,或许她可以相信这陌生人。



森林的地面布满了青苔,走路时非常湿滑,还得警惕那些监管者的眼睛——那些聒噪的乌鸦们。没有月亮的森林,也看不见星辰。或许,心里想一下别的事情会舒服一点。



特蕾西在小心翼翼,一步一步慢慢地走着,自己小声的轻微脚印声中混入了别的东西…有东西靠近…!!



真不幸啊…!特蕾西立刻向一棵大树的方向躲去,常年的羸弱和胆怯形成了她过人的躲藏能力,能立刻隐蔽自己。毕竟,要是被发现了可是逃不过的…!



来了吗…?她抱着自己的头蜷缩成一团,边祈祷着边半眯着双眼,策划着逃跑路线,或许从这边跑出去不会被发现,但要先等那个人靠近…不能打草惊蛇了…



『请问,你是迷路了吗?』一句温柔而富含磁性的声音突然就从后面传来,挠得人心痒痒的。特蕾西的心头大震,是没有听过的声音,他不是庄园的人…自己还把背后面向他了…!!特蕾西立刻转了过去,十分警惕地拿着遥控器,或许,现在立刻用遥控器砸他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…!特蕾西狡黠地想了想,但她终究没有这样做。



等她转过去时特蕾西被吓了一跳,身后站着一名身份不明的青年,和她保持着安全的距离。一个穿着布满羽毛的披风,眼睛发着柔和的蓝光的青年,但这眼睛在森林里有些渗人,或许她刚刚看到的森林幽光就出自这里。皮肤是不一样的惨白,估计他没怎么晒过太阳。身边还跟随着一只猫头鹰。看了看猫头鹰和他身上的羽毛,特蕾西有了不怀好意的揣测。



『我没有迷路哦,这位先生。』特蕾西的眼睛带过一丝狡黠,一副淡定的模样说道。『毕竟我是一直住在这个森林里面的呢,倒是这位先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?这个森林可是会吃人的呢。』说完特蕾西舔了舔嘴巴,眯着眼放出了光,一副期待的模样,只希望这样能吓走他。



伊莱愣了愣,想到了刚才一直尾随她时少女一副担心受怕像个小白兔的模样,现在又老气横秋地开始对他撒谎。伊莱摸了摸鼻子,不知道该怎么戳穿她的谎言。『是吗?那这里很危险,快跟着我走吧。』伊莱准备伸出手把她来起来。幸好,她遇到了他,而不是那个鹿头。



『不,这里对人很危险,但对我很安全。』特蕾西隐晦地表示了自己不是人的身份,躲过了青年伸来的手。自己身上穿着一身艳丽的红,应该会对这个人有一丝震慑力。『你再不离开的话,等我饿了,你想逃也逃不掉了哦…!』她开始发出了威胁的言论,顺便看了看那只肥胖的猫头鹰。



然而伊莱只看出了她一身的狼狈。他没有想到少女这么固执,在那么害怕的情况下还要拒绝别人的帮助,她的警惕心究竟有多高?作为先知,他还是隐约能看到她的过去,一片灰暗只有丝毫光亮的过去。『别傻了,』伊莱有些生气,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她还要刷嘴皮子『我才是住在这里的人,森林的保护人,我可以带你离开。』反正都是撒谎,他正义的谎言似乎比她的好上一些。



『是吗?怎么证明?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。』特蕾西依旧不屈不挠,这种在森林里突然出现的青年实在是可疑,就像是自己在无人的迷途上遇到了和蔼的老婆婆一样。特蕾西试图避开他,对方却有些强硬地握住了自己的手,把她从地上拉起来。




特蕾西感到心慌和不安了,她从来没有接触过除了父亲以外男人的手,心脏碰碰乱跳和脸蛋发红这让她不安,但对方的手实在是温暖有力,让她没有理由和力气抽开。保持警惕…!!特蕾西默默地想。



可能是又冷又饿,少女的手异常的冰冷。而且手上也布满了薄茧,与其他女孩子那柔软光滑的手完全不一样。伊莱感受到了对方的手微微颤抖,他看了看少女低头专心走路的模样,他加大了力道,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,试图将自己手中的温暖传递给她。


特蕾西微微抬起了头,似乎不理解对方在做什么,内心的阴影让她不再信任任何人,更何况是不知身份的陌生人。『可以放开手了吗?我会自己走路。』她歪着头,对伊莱说道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羸弱打字😭😭原本想写完再放的😭😭结果越写越长


害怕自己赶不上万圣节的小甜饼了😂先发这一段


如果有人因为这篇文而喜欢上这对cp就好啦❤希望能有越来越多小伙伴❤

『先知/先机』
这几天吃到好多粮呜呜呜
先知开放了,用小特的时候遇到了好多先知小哥哥( ˘ ³˘)❤
自己前几天遇到小特也立刻用先知了*:゚*。⋆ฺ(*´◡`)虽然技术不好起码但我会让你跑出去
p1:先知小哥哥摸我小特
p2:猫头鹰保护小特
p3-4:先知的金皮展示是有新动作了吧!!!